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玩家兇猛》-第一章 歸來鑒賞

Home / 科幻小說 /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玩家兇猛》-第一章 歸來鑒賞

玩家兇猛
小說推薦玩家兇猛玩家凶猛
摇晃,颤抖。
不同于以往的传送体验,令李昂疑惑地睁开了双眼。
视线由黑转白,逐渐清晰,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残破不堪的落地窗,以及被扯烂的阳台金属扶手。
整座小区都陷入诡异沉寂,听不见居民跑步遛狗、车辆行驶声,听不见炒菜做饭时的锅碗瓢盆碰撞声。
越过阳台,他能看见对面居民楼的两侧楼梯间里,有身着黑色西装的一群人行走着,手上提着造型怪异的金属仪器,推门进入各家各户。
楼层上空,弥漫着某种能被神识觉察到的特殊波动,范围极大,笼罩住整片小区。
“…”
李昂的脚掌踩踏在落地窗户的玻璃碎片上,吱呀作响,
一股灵能能量携带复杂信息,沿着地板,涌入了他的大脑。
“呼…”
吐气声,在客厅中响起,
他所戴着的破烂龙头面具、所穿着的残破白大褂,自动收纳入钠戒之中,消失不见。
吱呀——
主卧的大门被从内推开,一名浑身上下笼罩在厚重漆黑防护服当中的干员,拿着用于记录物品的登记册,走出了房间卧室。
他看到客厅中伫立着的背影,手上稍稍一抖,
没有任何犹豫,丢下登记册,
自腰侧抄起那把近未来风格的突击步枪,瞄准了前方背影。
“站住,”
干员大喊道:“不许动!”
他的声音在房间中回荡,其余几名干员也从主卧、次卧、书房等走出,举枪瞄准了李昂。
“三幢二十层异常事故,”
最先的那名干员稍侧着头,朝通讯装置轻说了句,“A小队请求支援…”
吱呀。
脚掌摩擦着地面碎玻璃,客厅中的男子平静地转过身来,与干员们对视。
不认识的颓唐中年男子的面庞。
干员们的脑海中,下意识地浮现疑惑情绪,
他们在行动前也看到过李昂的资料,没有在卷宗当中,见到过任何一张符合该男子的照片或者画像。
“特事局?”
颓唐的中年男子开口说话,声音如多普勒效应一般高低起伏变化,
其脸庞,也仿佛泥浆一般,融化坍塌,最终固定为李昂的面孔。
“…”
干员心中陡然升起一股寒意,左手猛地向下,抄起腰侧挂着的那根铋金属柱。
铛!!!
一股沛然巨力袭来,
干员只觉手掌虎口莫名狂震,手中握着的铋金属柱被直接击飞,砸在墙上,迸溅成无数碎片,
而在碎片中心处,一根纤细坚固的钢钉,牢牢凿进墙壁当中。
随手抛投出快到看不见钢钉的李昂,还保持着抬手的姿势,平静地再次复述了刚才的问题,“特事局?”
强烈的不祥预感充斥干员心头,眼前站立着的仿佛不是一个平庸无奇的少年,而是一道吞噬光线与温度的黑暗深渊,
他忍住基于本能的后退冲动,手指坚定地扣向了扳机。
没有火光,也没有枪声,
特事局装备部门研发的高斯突击步枪,悄无声息地迸射出一枚光滑无缺的橄榄型金属子弹。
子弹在强烈电磁力的驱动下,平稳窜出光滑枪管,
那上面涂抹着晦涩玄奥的异学会图案,能够破除屏障,封印灵力,解除武装,
就算是囚魔窟中穷凶极恶的妖魔,在被命中后,也会丧失战斗能力。
但前提是,能够命中。
砰!
前方五号楼外侧的一处墙壁陡然炸裂,
待到墙壁砖石飞扬,客厅中才后知后觉地响起了子弹穿透空气所产生的“咻”的一声。
没有命中。
李昂的身躯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那名干员只觉眼前一阵狂风扑面而来,视线中见到的最后一幕,是欺身上前的李昂的冰冷的面庞。
轰!
一拳轰出,砸在厚重防护服的正面装甲上,
干员那庞大而沉重的身躯直接飞了起来,撞破整面墙壁,伴随碎石砖块与断裂钢筋一起,跌入卧室。
尘埃飞扬,烟沙弥漫,
残破不堪的霸者横栏槊破烟而出,槊身于巨力挥舞之下弯成一条弧线,重重抽在另外三名尝试射击的干员胸口,将他们砸在墙上。
汹涌狂暴的灵能力量肆意喷涌,穿透了其余干员所佩戴的心灵防御装置,直接贯穿至他们的脑海深处。
【造成痛苦】
【瘫痪暗示】
【呼吸危机】
还能站立的幸存者瞬间身躯僵直,再也提不起一丝一毫力气,眼睁睁看着自己与同伴颓然倒地。
踏。
李昂跨过卧室的残垣断壁,单手拎起那名干员的衣领,将他那呼吸微弱的沉重身躯轻易抬起,凑到自己身前,面朝着通讯装置。
“…”
通讯频道中死寂无声,李昂平稳地呼吸着,沉默片刻,
随手丢下了浑身骨骼不知道断了多少根的干员,转身看向阳台。
短短几秒钟的变故,已经足够特事局的精锐特遣队做出反应,
楼下停泊着的几辆装甲车急速变形,车顶自动向两侧先开,升起一座庞大机炮,
前方的五幢居民楼中,那些负责清洗记忆的黑西装们也各自丢下手中仪器。
卡拉卡拉。
身后的书房传来了脑虫变化形态的声响,伪装成书柜的脑虫结束了休眠状态,变为狰狞恐怖野兽形状,静静匍匐在地上,迎接着主宰的归来。
“原地待命。”
李昂头也不回,平静掸去身上灰尘,踏出阳台,悬空而立。
下方装甲车辆的狰狞炮管昂首林立,
四周楼房中,大量黑西装们击碎了房屋落地窗,于各方间阳台握持着长枪短炮,瞄准了半空中的少年,如群鹰环伺。
“李昂是么?”
超棒的小說 玩家兇猛 ptt-第一章 歸來閲讀
装甲车辆中,响起了洪亮的广播,“我们是机动特遣队,是来帮助…”
李昂如流星般急速下坠,一拳砸在装甲车那被重重陶瓷复合装甲组成的车顶。
轰!!
车顶的合金钢材如巧克力板一般,应声而碎,伴随着金属扭曲的刺耳噪音,
李昂身形再闪,瞬间腾挪至另一辆装甲车车顶,
双手,握住了并联机炮炮管的左右两侧。
撕拉——
炮管被生生撕裂,扯开,露出下方密密麻麻的电子元件,
广播声,也随之中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