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ofpt優秀言情小說 明末黑太子 起點-第891章:好自爲之鑒賞-dp80p

Home / 歷史小說 / qofpt優秀言情小說 明末黑太子 起點-第891章:好自爲之鑒賞-dp80p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明末黑太子
“算账?在下亦擅此道!无须你压榨农户,只需我大明每人拿出一两银子,总额便可高达一亿两,即一万万两之巨!乃是岁入两千万两银子的五倍之多,朝廷若是得此巨款,整饬武备,装备王师岂不易如翻掌,诸位以为如何啊?”
听到朱集璜居然为自己算了笔账,徐孚远在感到极为可笑之后,便来了个以彼之道还治彼身。
自己这个可是比朱集璜那个馊主意还要馊得多,看似能让朝廷获得极大收益,其实内有天大的漏洞,不过在一些蠢材看来,或许还挺有道理。
“哦~!”
“嘶……”
“精妙啊!”
果不其然,在场还真有士子表现出不明觉厉的反应。
“这倒是个法子!”
万斯年是万泰的长子,听闻徐孚远的主意,不禁点头称是。
“朱兄以为如何呀?”
六神传记 疯神物语
徐孚远似笑非笑地看着朱集璜,就看这厮如何作答了。
“……倒是不错!”
朱集璜见对方笑非善笑,感觉有些异样,可是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便勉强敷衍了一句。
“不错?哼哼!我大明北方各地饱受天灾,灾珉不下千万,早有易子而食之事,朱兄岂能不知?朱兄莫非还想让灾珉捐钱御敌不成?莫说北方,纵览南都城内,街头巷尾乞食之人亦不在少数,朱兄可是想让这些乞丐也捐钱御敌?士绅有功名在身,可享优免待遇,平时一毛不拔,眼下战时又捐款几何啊?不妨说说,好让在下大开眼界?敢说否?不敢说吧?说到御敌,便群情激愤,慷慨陈辞。提到出钱,便百般狡辩,托词搪塞。口是心非,言行不一,无他,伪君子尔!”
徐孚远不光要骂朱集璜,在场的士子,凡是支持这厮之人,他都打算囊括其中,不为别的,就是欠骂。
“我等有功名在身,自然可享优免之待遇,此乃我大明祖制,岂有强行捐钱之理?如此卑劣行径又与巧取豪夺有何区别?”
姜垓又跳出来反驳徐孚远的言辞,这是士子们该得的待遇,不能因为时局变化而更改,否则寒窗苦读十余年又有何用?
“依大明祖制,生员不得议事!你可忘了?此时怎不提大明祖制了?对你有利,便须遵循祖制。对你不利,便要反对祖制。你适才这番言辞,岂不是公然数典忘祖,见利忘义乎?”
徐孚远并不反对士绅优免的待遇,但也要分时候才行,想这等顽劣之徒,还将祖制挂在嘴边,便是无理取闹了。
“徐匹夫!你安敢污蔑与我!几社叛徒层出不穷,你又有何颜面说在下见利忘义?”
姜垓已经忍无可忍了,说自己数典忘祖,便是对自己最大的不尊重。
“对!如须所言极是!几社已然成为士林败类,当须声讨之!”
巢鸣盛最看不惯别的团伙欺负自己人了,立刻予以声援。
“在下看来,败类乃是勾结奸商、假公济私之人。国难当头,还大言不惭将优免当作借口。奸商不交税,而农户多交税,真乃滑天下之大稽也。陛下非亡国之君,而诸位却皆为亡国之士!”
江南有东林与复社这样私下勾结商贾,执意对抗朝廷的团伙,便是最大的不幸。
“徐匹夫!你分明是在血口喷人!我等仁人志士,定不会轻饶与你!”
姜垓听得眼里冒火,都要露胳膊挽袖子,直接上演全武行了。
“慢!闇公,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若无意与我等为伍,自可离去,无须如此无礼!”
朱集璜还不想与对方伤了和气,收拾一个徐孚远容易,可因此而与几社为敌,在眼下委实不智。
“在下适才已然解释过了,朱兄与诸位好自为之吧,在下告辞!”
“告辞!”
在徐孚远施礼转身离开之后,陈子龙也做出了相同的决定,二人早已商定北上,不会因为今日之遭遇而做出更改。
“且慢,我几社与复社素来友好,堪比睦邻,无须为此事而反目成仇。夏兄尚远在福建,我等未得其回信,而擅自决定,未免过于唐突了。在下愿代几社致歉,还望诸位莫要见怪,往后几社与复社及士林众社,仍旧友谊长存!”
宋征璧也是松江人,也是几社的骨干,不过并不认为徐、陈二人的决定是正确的,而且要纠正其错误。
“尚木,你若执迷不悟,我不怪你,但莫要打着几社之旗号。几社不会勾结奸商,对抗朝廷。”
徐孚远在几社里的地位仅次于夏允彝,后者不在南都,他便可以代为管理几社,不论大小事务,均有足够的话语权。
“徐匹夫!你休要节外生枝!尚木弃暗投明,本是极好之事,若非有你把控,几社又怎能沦落到如此地步!”
适才想揍这老家伙的姜垓被朱集璜拦住,听到如此言论,心中的怒火便重新燃烧起来。
“嗯!哼哼!勾结奸商之事,可做,不可说,在下了然了!”
徐孚远说罢便轻笑一声,嘲讽之意溢于言表。
“尚木,你若执意如此,便可退出几社了!”
陈子龙没想到宋征璧是这种人,说彭宾是叛徒,彭宾知错能改,至少忠君,这厮又比彭宾好到哪去?
“人中,几社还轮不到你来发号司令。在下原本以为你是人中之龙,可带领我等大有作为。今日看来,不过是人中之虫而已!”
见到形势不妙,此前犹豫不决的宋征璧便决心离开几社这艘快沉的船,去投靠复社,这才是自己的落脚点。
宋征璧比陈子龙年长六岁,自然不会听对方的训斥,对其来说,不啻于一种当众的羞辱,最好直接一刀两断。
“哈哈哈哈……”
这番话引来众人的哄堂大笑,宋征璧这厮形容地还真没错,陈子龙胆小怕事,定然是只虫了。
“今皇帝昏聩,朝廷黑暗,你却熟视无睹,更欲助纣为虐。在下幡然悔悟,你却百般阻挠,无非是担心在下影响你往后的仕途而已。既然如此,在下便退出几社,加入复社,与众多同仁一道,励精图治,重整朝纲,以中兴大明!”
宋征璧已经觉得再呆在几社没甚子希望了,与其跟徐、陈二人跳进深渊,莫不如悬崖勒马,抱紧复社的大腿,往后也就不愁没官做了。
“尚木所言极是!”
“加入复社,前程似锦!”
“陈子虫滚吧!”
“哈哈哈哈……”
士林不同市井,不过二者的相同点便是同样存在互相制肘的情况,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宋征璧的言辞得到了复社众人的积极回应,若借此机会,能将几社这个投靠狗皇帝崇祯的团伙给重创,甚至拆掉,也算是件好事了。
“在下认同尚木所言,亦欲加入复社!”
一直没说话的周茂源忽然开口,经过徐、陈二人的一番折腾,几社已然名存实亡,跟随宋征璧加入复社可是正确之举。
“欢迎宿来加入复社!”
“尚木、宿来加入复社,如得卧龙、凤雏,重整朝纲之大业可成矣!”
“妙哉!妙哉啊~!”
众人都知晓宋征璧与周茂源均乃几社的得力干将,便当着徐孚远与陈子龙的面,给予了二人投诚极高的评价,算是打击了对方的嚣张气焰。
“宿来!你深受君恩,岂能作出如此离经叛道之举?”
周茂源比陈子龙小五岁,可是却未见丝毫的骨气,反而主动欲以复社同流合污,真是让陈子龙大失所望。
尤其是这厮还在当日被皇帝特赦,不报宽宥之恩不说,竟然加入了反抗皇帝的地方势力,已然是利令智昏了。
莫不是天书说错了?
忠良……
不对!
天书上未见这厮的履历啊!
该不会……
想到这里,加之周围声音嘈杂无比,使得陈子龙脑子顿时一片混乱。
“在下本无罪,何来深受君恩一说?人中才学过人,陛下可曾赐你一官半职?倒是你不分是非,颠倒黑白,还想让我等与你同往火坑。哼哼,在下恕不奉陪!”
周茂源认为陈子龙放着一条金光大道不走,偏偏去走那布满荆棘的羊肠小道。
岂不知万历年间,士林大获全胜之事?
昔日士林能够完胜昏君万历,此番亦可再胜其劣孙!
“人中,你我与其话不投机,无须赘言了!”
徐孚远意识到多说无益,便拉住还打算争辩一番的陈子龙,离开这是非之地。
活了四十年,他总算是明白了,大明江河日下,与这等上窜下跳的士子密不可分。
“休想离开!”
“住手!”
“首辅!”
“我等皆非强盗土匪,岂能绑架他人?闇公为人,在下还是相信的!”
姜垓还打算将对面二人直接扣下,以免走路风声,不过却被朱集璜吓阻了。
复社与东林还没到将几社之人做人质的地步,大业未成,却先做了绑匪,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闇公,今城门紧闭,未得路条难以出城,你我该当如何?”
出来之后,陈子龙不知道眼下是走是留,走还走不了,留还不愿意。
“陛下今番如此这般,想必参考太子在北都之所为。在下以为可静观其变,再行定夺,亦不影响你我北上之计!”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与自己志同道合之人,徐孚远尽管年长陈子龙近十岁,还是互称字号,而不加兄弟,二人算是差半辈的忘年交了。
“莫非闇公以为陛下会……”
陈子龙一边说着,一边又急忙看了看周遭,见到没人注意自己,这才刻意压低了声音。
“长痛不如短痛,长此以往,江南必乱,此事回去再说!”
徐孚远也小声地回应,以免正被路人听到,报给厂卫,省得给自己找麻烦。
在二人离开之后,大厅里剩下的人,又在首辅朱集璜与次辅郑敷教的见证下,切了一次“大饼”。
那就是将六部尚书和侍郎一分为三,复社此番出力最多,自然可以得到吏部与户部这两个最肥的衙门。
东林尽管饱受狗皇帝崇祯的打压,怎奈在江南一带根基极深,门徒众多,故而还是得到了照顾,拿到了兵部与工部。
浙傥也算是此番的骨干,不能连肉都吃不着,便得到了礼部与刑部,虽然肉少了点,总比喝汤要好。
都察院左右都御史,左都御史归复社,右都御史归东林,大理寺卿划给浙傥,如此分配公平合理,谁也说不出甚子。
在内阁成员方面,原本刘宗周要占据一席,仅剩两席,还要分给东林、浙傥、几社,这下几社自取其辱,正好东林与浙傥一家一个。
像宋征璧与周茂源这样新近投靠过来的人,首辅朱集璜对其根本就不相信,以后给个五品官就可以打发掉了,实在不行就调到外地去当个知府好了。
至于如何发动城内百姓,上街请愿,这就更容易了,在场的众人几乎都认识商贾,让饱受朝廷盘剥的商贾将家仆贡献出来。
再加上自家的仆役,以及因为罢市而影响活计的百姓,人数至少有数万人,甚至十余万之多,朱集璜不信崇祯会舍弃声誉,铤而走险。
只要能够持之以恒,朝廷与崇祯那狗皇帝便扛不住压力,最终会向己方作出妥协与让步,届时停止罢市的“价钱”就好商量了……
这下有了首辅、有了次辅、有了内阁、有了六部,连都察院和大理寺的差事都有了!
等清君侧……
不!
此番连那昏君都要一并清掉!
待新君五皇子登基,新一期的班子便可顺势搭建起来了。
广施圣恩,大赦天下,再轻赋商贾,征收农税,这便有了一个新大明!
届时定可剿灭流寇,大败东虏,收复辽东,平定海内,最终实现中兴大明的夙愿了!
众人之功堪比开朝之文臣,必可名垂青史,被后世所颂扬!
翌日,没等复社、东林、浙傥的士子们开始发动商贾与百姓,街头便出现了大量请愿的人群。
有直接围堵应天府衙门的,还有去往西安门外大街,至西皇城根北街与南街进行请愿的。
无一例外,商贾们就是要阻止厂卫与勇卫营搬空自家的财产。
尽管已有不少商贾被下狱,但在旁系亲属这些漏网之鱼的号令下,仆人们还是要为自己的主人鸣冤。
受其蒙蔽的百姓数量极多,超过十万,有些更是闲来无事,就是为了上街看热闹,而加入到队伍之中。
带头的大声疾呼,尾随的这些人自然也跟着呼喊起来。
“无道昏君!还我家财!”
“横征暴敛!大明必亡!”
“商税可耻!定要免除!”
“昏君下《罪己诏》!致歉百姓!”
更有甚者还披麻戴孝,像死了家人一样,打着白布藩子,上书红字,还想让朝廷对自己认错。
人群有恃无恐,犹如一条条长龙,浩浩荡荡,拥堵道路,让公务在身的厂卫与官兵都寸步难行。
在一些地方,发生了无比混乱的场面,请愿人群便趁此机会,公然抢夺对方运输的物资与银两,与强盗无异。
“虎山,外面都说了甚子啊?”
“末将……”
“但说无妨!”
“末将已写在纸上,敬请圣揽!”
黄得功是不敢将听到的内容当众说出来的,只好将一张纸,请王伴伴呈上去。
“哼!痴心妄想!让朕退位!让五皇子登基!混帐!一群贼子!安敢造反!”
崇祯看过之后,顿时变得怒不可遏,这群贼子终于露出真面目了。
信用卡 小說
首辅瞿式耜与次辅高弘图观瞧一番,也变得眉头紧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