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78z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魔臨 線上看-第五百五十六章 魔丸的暴怒分享-rw1oz

Home / 懸疑小說 / lm78z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魔臨 線上看-第五百五十六章 魔丸的暴怒分享-rw1oz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魔临
“告诉夫人,知道了。”
“是,侯爷。”
婢女下去了。
郑侯爷起身,还没到点,故而没急着去后宅,而是走向了剑圣的家。
别人是出门拜土地,大燕的平西侯出门是拜隔壁。
走到门口,隔着门板,就听到说话声;
“我知道,你想当一个丘八,但我想要的,是江湖。”剑婢道。
“江湖有什么稀奇?”刘大虎道。
“你不懂,江湖,是有江湖的魅力的。”
“那江湖到底是什么?江湖人又到底是什么人?”
“江湖是……”
剑婢忽然语塞了,江湖儿女,张口闭口江湖如何,但你要具体地说说江湖是什么,她还真答不上来。
她没有唯美的思维,可以回答:江湖是一个梦。
什么梦?
总裁的女孩
梦里,什么都有。
门没上栓,郑侯爷推开门,道:“江湖就是你开个饭庄,却有一批人过来吃饭从不给钱。”
“参见侯爷!”刘大虎见郑凡来了,赶忙行礼。
剑婢看着郑凡,气鼓鼓的样子。
郑凡伸手,掐了一下剑婢的脸蛋。
“怎么不和我争了?”郑凡问道。
“我争不过你。”剑婢直接认输。
“呵呵。”
任何的争论,在现实面前,都会显得无比苍白。
剑婢清楚,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份,燕晋之地的任何门派,都不敢忤逆其意志,他的一道军令,可以顷刻间让一座传承百年的山门被铁蹄踏平。
最重要的是,
她第一个师父,就是在郑凡下令的箭矢齐发下,被射死的。
郑凡也没难为人家小姑娘,而是看向刘大虎,问道:“你爹呢?”
“在这。”
系着围裙的剑圣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碗,在打着蛋,不远处鸡窝里,有两只鸡的叫声格外哀怨,还有一只鸭的幸灾乐祸。
“调蛋羹和拿剑哪个更难?”郑凡问道。
“这个更难一些,得去掉浮沫。”
郑凡笑了,搓了搓手。
剑圣微微皱眉,道:“这么快?”
他这边妻子还没出月子。
“很重要。”郑凡说道,“上川县那个东西,找着了。”
剑圣点点头,道:
“好。”
一如既往的爽快。
“大虎一起吧,当我的亲兵。”郑凡说道。
“谢侯爷!”
刘大虎马上跪伏下来。
“会不会太早一些?”剑圣没打算反对了,但还是得问一句。
“你站我前面,他站我后面。”
剑圣无话可说。
“我儿子也会带着一起去。”郑凡说道。
“他才多大?”
“我舍不得他。”郑凡说道。
“你不信田无镜从西边回来找你算账?”
“身边不止你,还有两万骑作护卫。”
带天天一起去,是郑凡临时起意。
天天自小连侯府都很少出,绝大部分时候都在他自己的小院儿里待着,带着出去见见世面,也挺好。
雪原很冷,极北之地更冷,但天天自出生起基本没生过病,小身板儿好得很,外加一直和魔丸沙拓阙石待在一起,他其实不是很怕冷;
之所以一入冬就穿得跟个粽子似的,纯粹是因为干妈们觉得他冷。
真要是体弱多病,郑凡也不敢带他出门。
再者,
很多时候,你不得不面临一个很尴尬的局面,那就是当你功成名就当你有了一个偌大的基业后,一旦你很清晰地呈现出后继无人的架势,这份基业很容易根部不稳。
太子是国本,先皇敢在最后关头废太子立老六,玩得这么花的底气在于,他反正儿子多。
可他郑凡,
不得不做好一个准备,一个,可能会很尴尬的准备。
老田对自己的恩情,
倒不如说日后将这份基业直接传给天天,倒也不错。
继承人,得从小培养不是。
“什么时候出发?”
“三日后吧。”
得等瞎子四娘他们回来。
“知道了。”
“我也要去。”剑婢开口道。
“呵。”
郑凡没回答,走出了剑圣家,不耽搁人家做鸡蛋羹了。
回府后,郑凡直入后宅。
天天的画已经画得差不多了,郑凡瞅了一眼,画得,还可以,有模有样的。
“父亲。”
天天画得太专注,一开始并未留意到郑凡来了。
“继续画,快收笔了。”
“是,父亲。”
画完,天天束手站在旁边,等郑凡评价。
“很不错。”
“和父亲的画技没法比呢。”
“慢慢练就好了,画画,只是小道,陶冶情操足矣,知道一点,学一点即可。”
“这怎么可以。”公主从里屋走了出来,带着些许娇嗔地瞪了郑凡一眼,将天天搂在怀里,“我们家天天,以后得是大家。”
公主这话,其实没什么其他心思,倒真没有想着说把天天培养成一个画师以无心去争夺以后的遗产,而是纯粹发自对一个贵族养成教育的执着。
郑侯爷的回应则有些不解风情了,道:
“我的儿子,要是只是画功了得,别人还是会认为他不务正业。”
“他才多大啊,怎么,还想着让他陪着你出去打仗?”
“嗯,三日后就出发了。”
天天眼睛当即一亮。
公主则吃了一惊,问道:“真的要打仗?”
“要去一趟雪原,处理一件事儿,非去不可。”
说着,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葬明 寒风拂
郑凡弯下腰,对着天天笑道:
“跟着爹出征去。”
天天脸上笑出了两个可爱的酒窝。
“夫君,你怎么可以……”公主是真心觉得天天还太小了。
“就这么定了。”郑侯爷一言堂了,“饭菜准备好了么,我有点饿了。”
“好,夫君稍候。”
公主去吩咐下人将饭食呈上来。
一家三口用饭,天天是真的被能跟着干爹出征的喜讯给乐坏了,平时很矜持很规矩的一个孩子,吃饭时居然还时不时地傻笑两下,这一幕倒是把郑凡给逗乐了。
用过饭后,天天就带着自己的妖精随从们离开了小院儿,回自己院儿去了。
“夫君要沐浴么?”公主问道。
“泡一下澡吧。”
“妾身让他们放水,稍后妾身过来帮夫君搓背。”
“好。”
泡澡的池子在郑凡那个屋里,承袭着自虎头城以来的传统,因为郑侯爷喜欢泡澡,所以,屋子里会有一个特意修建的澡池。
四娘现在还没回来,公主正好可以去主屋。
郑侯爷先行回去了,公主还得准备挑拣个衣裳。
看着自己的男人离开了,公主下定了决心,走到里屋,拿出了那个盒子,今晚,就要用掉它,争取将孩子怀上。
只是,当她看向这盒子时,却发现这盒子的一面,竟然有焦黑的痕迹,心里当即一惊。
盒子里的那颗丹药可谓极其宝贵,哪怕她是公主,也不可能再弄到第二颗。
公主马上打开了盒子,黄澄澄的丹药还在里头,心里长舒一口气。
再闭合上盒子,仔细探查了一下,公主的脸色当即阴沉了下来。
盒子上,有极强的禁制,乃巫正亲自布置,除她之外,其余人很难打开,显然,是有东西曾试图要强行打开它触发了禁制却未能得逞。
如果是在其他地方出现了这事儿,在归途时,也就罢了,可问题是,这里是平西侯府!
公主比所有人都清楚,侯府的护卫力量到底有多么雄厚。
所以,顷刻间就能排除是外人作祟。
那么,就必然是家里人了。
如卿?
公主马上想到了她,她是家里人,但她并不知道这枚丹药的存在,自己也未曾告诉于她。
而且,在这个地方安插手下么?
每个院子里使用奴婢,都是四娘一手调教出来的,很多都出自于虎头城,算是真真切切地自己人。
当然,不排除用施恩的方式去笼络人心。
但,这里,是她的宅院,柳如卿的人不可能进来。
在侯府,任何可能威胁到侯爷安全的因素,都被抹除掉了,先前大楚皇室给她送来的宦官宫女等,也都被安排在了外头,不准进入侯府。
不是每个女人,进了后宅,就能成宫斗高手的,在熊丽箐看来,柳如卿至多在其媚骨天成的身段上多吸引吸引自己的男人,其他方面么……
排除了柳如卿,剩下的会是谁做的?
野人王?
也不可能;
虽然他可能猜到了些什么,但他的爪子,不可能伸展到这里来,除非他活腻歪了。
也不可能是自己的丈夫,自己的丈夫要做什么,要拿什么,他完全可以大大方方地对自己提,而且,先前自己说要帮他搓背时,他也认为只是像以前那样而已。
熊丽箐清楚自己的丈夫是个有城府的人,名震天下的平西侯爷自然不可能是个傻白甜,可问题是她更清楚自己的丈夫在家里时,绝对是不屑于伪装和遮掩的。
用他的话来说,在家里还揣着端着,多累。
最后,
是柳如卿最不愿意面对的一个可能,也是最大的一个可能。
因为整座侯府的下人、嬷嬷等等,都是由四娘调教出来的。
包括自己现在使唤的这些丫鬟,最早,也是四娘的人。
是,四娘现在不在府里,但她的耳目,她的手下,完全可以自发地护主。
如果是四娘的人……意味着她现在就算不知道,但等她回来时,必然就能知道了。
那么,
今晚……
熊丽箐深吸一口气,下定了决心。
不管是不是四娘的人偷偷摸摸进了自己的屋,这个机会,她都绝不可能放弃。
她要,怀上孩子,怀上自己丈夫的孩子!
宫里的女人,全都懂得一个金科玉律………母凭子贵!
只要自己肚子有了,她不信,别人真的敢伤害自己。
公主打开了盒子,拿起了丹药,正准备服下然后去侍寝时,忽然间,自其身后,阴风袭来!
“嗡!”
一道火凤虚影自公主身后出现,这是大楚皇室血脉的象征,可辟邪去祟。
然而,火凤虚影实在是太过单薄,顷刻间就被撕裂。
公主身体一侧,持一枚玉佩于身前,玉佩散发出绿色的光泽将其笼罩。
随即,
公主看见了一张婴孩的脸!
“你是……”
这张脸,公主不会陌生,确切地说,是魔丸,她不陌生。
虽然不熟,但这两年里总归是见过魔丸和天天在一起玩耍的场景的。
她清楚,这是自己丈夫身边的灵,自己皇兄身边,也有一道灵。
魔丸发出了一声咆哮,
身形猛烈地撞击着光幕;
现如今的魔丸,在望江边已经追赶上了最新的进度,换言之,他现在很强大,单纯将实力划分,不考虑战场因素的话,作为亲儿子,他是七魔王里,现在实力最强的一个!
只是,他现在身上有伤,和他爹一样,还没完全复原。
但,
这并不影响他在下一轮的冲击中,直接撞破了公主的玉佩光幕,且趁着公主没有来得及将丹药吞服下去时,强行将丹药拘到了自己手里。
“还给我,还给我!”
公主尖叫道。
这是希望,她怀孕的希望!
然而,当她冲上前时,身体,却被魔丸的力量直接拘了起来。
鬼婴飘浮在其身前,
空洞的眼眶里,看不清喜怒,但嘴角的轻微弧度,却透着一股子毫不遮掩的轻蔑。
“女人……被他玩玩可以……你竟然还敢想着………给他生孩子………”
“你不怕他知道么?”公主问道。
她不认为是自己的丈夫派他过来抢夺的,因为自己丈夫根本没必要多此一举。
所以,
这尊灵,是擅自行动!
她记得皇兄当年,为了压制体内的那尊灵,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用了很长的时间,可以想见,自己丈夫的这尊灵,也并未被完全驯服,在此前提下,灵根据自己的好恶采取行动,也很……正常。
“呵呵呵………呵呵呵………”
魔丸并不理会公主搬出郑凡来威胁自己,而是开口道:
“他……越来越过分了………越来越过分了………刚救了他的命………刚救了他的命……他就敢……他居然就敢……”
“他并不知道这个,他不知道。”
“无所谓……无所谓了……想替他孩子……想给我生弟弟……妹妹………就你………也配?”
很显然,哪怕熊丽箐是大楚公主,但在魔丸看来,她依旧没那个资格!
“砰!”
就在这时,
青蟒撞破了窗户,冲入了屋子,它和公主心神所系,当公主这里遭遇不测时,它马上就能感应到。
一块红色的石头当头砸下,
青蟒被一击敲翻在了地上。
而后,
魔丸目光扫向它,张开嘴,发出无声的嘶吼,青蟒开始在地上疯狂地抽搐,蛇躯横扫,妖气随之外泄。
动静,一下子传了出去。
刚安顿好自己妻子入睡的剑圣本来正抱着孩子哄着他入睡,先前传来的魔丸的气息,剑圣没当一回事儿;
但随后的妖气以及动静传来后,剑圣清楚事情好像有些不对了。
马上放下孩子,
持剑,
身形一闪,瞬入了侯府之中。
同样的,侯府内外的护卫也在这个动静之下快速地向这里赶来,这其中,还有一排排甲士。
但他们的速度,显然没有剑圣快,因为剑圣的家,确实是在平西侯府隔壁,但平西侯府很大,所以,他家挨着的,是平西侯府的后宅。
围墙拆掉的话,他家相当于侯府后宅的另一座小院子。
剑圣先行感到,看清楚局面后,马上对着外头喊了声:
“退下,家事。”
负责侯府安保的亲卫自然是知道剑圣的,所以他们没有丝毫犹豫,马上退下。
剑圣出现了,
魔丸自然而然地停止了对青蟒的折磨。
同时,
也解除了对熊丽箐的禁制。
公主落在了地上,但其目光,依旧死死地盯着魔丸手中的那颗丹药。
剑圣没说话,也没出剑,他其实有些后悔了,没必要掺和进郑凡的家务事。
但他人都来了,又不能装作没看见。
劝架?
莫说剑圣不懂得如何劝架,就算是最擅长和稀泥的人,看见这一幕后,估计也和不起来。
好在,
这时原本已经脱去衣服在汤池里泡着的郑侯爷已经急匆匆地赶来。
郑侯爷光着脚,身上披着一件袍子,身上还滴淌着水珠,看到屋子里的这一幕,他也愣住了。
这是哪一出?
魔丸不在陪着天天,跑这里来对熊丽箐出手了?
“桀桀………桀桀………”
魔丸发出了笑声,
身形,
猛地窜到了郑凡的面前。
郑侯爷站在那里没动,他还不至于会害怕自己的儿子,以前,最开始时,或许真有一点点的害怕,但这几年的相处下来,魔丸救了自己多少次命,他真的不信魔丸会对自己出手。
此时,
父子俩目光对视,
魔丸的脸和郑凡的脸贴在了一起,
那颗丹药,还在其手中捏着。
他狰狞道:
“你竟然……敢要……二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