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戰錘王座》-第30章 鎮壓相伴

Home / 玄幻小說 /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戰錘王座》-第30章 鎮壓相伴

戰錘王座
小說推薦戰錘王座战锤王座
当弗拉基米尔带着第五军团来到乌鸦岭时,反叛军已经聚集在山岗上,并模仿正规军团挖起了战壕,立起了栅栏。
寒风中,成群的暴徒手持简陋的武器聚集在山头,怒视着前来剿灭他们的基斯里夫正规军团。
他们中的许多人甚至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更别说盔甲。许多人衣着褴褛,披头散发,还有的,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看上去骨瘦嶙峋。
史上最牛冒险
“将军,我们要建造投石器吗?”
为君绾青丝 蜉蝣梦丶
“将军?”
骑兵指挥官询问着,弗拉基米尔却毫无反应。他注视着对面,那群所谓的暴徒让他心烦意乱,这是叛军,必须被消灭。但是……他们仅仅是一群农民,一群走投无路的农民……
是谁将他们逼到起义暴乱的境地,弗拉基米尔心里很清楚,面对他们,弗拉基米尔犹豫了,他面对过许多强大的敌人,黑兽人、巨魔、吸血鬼等等。在强大的死敌面前他都无所畏惧,毫不手软。但是,面前这群“乌合之众”,他却犹豫了。
“将军,要强攻还是围困?”
副手指挥官再次询问到。
弗拉基米尔这才缓过神来,淡淡的答到——
“先将他们围困起来,切断水源。”
“我要上去和他们谈判。”
“他们不会妥协的,如果会,就不会叛乱了。”
骑兵队长低声说着。
“无论怎么样,我必须给他们一次选择的机会,最后一次机会。”
弗拉基米尔说完,径直返回了自己的营帐。
寒风中的乌鸦岭静寂无声,群星落下,微风拂动,山岗上零星的火光证明着那里有活人。
弗拉基米尔彻夜难眠,手下的骑兵将所有去取水的农民全部杀死或者俘虏。截断水源,意味着起义军固守不了多久。甚至很快就会意志崩溃,要么冲下山突围,要么就地投降。
弗拉基米尔希望结局是下一项,若是起义军突围,结局必然是一场血腥的屠杀。罗德手下这支北境军团身经百战,战士们对嗜血的兽人都毫不手软,更别说一群装备简陋的农民军。
他必须去劝说起义军投降,他们没有胜算……
天亮的时候,正当弗拉基米尔换上衣甲,准备上山与叛军首领谈判时,却听到了漫天的号角声。他知道,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叛军已经在昨天夜里做出了选择,他们在突围。
放弃了山岗的地形优势,突围变成了一边倒的屠杀。
零星的枪响从前线不断传来,经过几年的发展,基斯里夫的军团已经有少数步兵佩戴火枪。按照罗德的设想,将来,整个基斯里夫的军队中,火器的普及率要达到50%以上,但是那是以后,对抗的是传说中的混沌大军。而现在,他们在用这种致命武器杀伤平民!
但是,身为军务大臣,基斯里夫大将军,弗拉基米尔别无选择,他只能命令部队继续围剿。
弗拉基米尔没有参战,下达命令后,他转身返回了大帐。
前线不断传来捷报,这毫不意外,正规军对付起义军,加上军团严阵以待,起义军的突围犹如羊入虎口。
两个钟头后,副指挥官从前线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他身上带着血迹,铠甲上多了几处划痕,身体却安然无恙,没有一丝伤害。单单看这外表,弗拉基米尔便可以猜想前线发生了什么。北境军团以木栏和步兵防线挡住了起义军的突围。骑兵绕后发起冲锋,结果可想而知,农民军溃散而逃,骑兵队长身穿厚重的骑士铠甲,那些暴徒的武器自然无法造成有力的伤害。所以,他的铠甲上有划痕,身体却没有丝毫无伤。
“叛军被全歼了。还有少部分人,逃回了山上。”
副官擦了擦脸上的血迹,兴奋的汇报到。作为总指挥官的弗拉基米尔却一脸冷漠。
“我知道了,安置俘虏,派出一小队骑兵,将剩下的叛军抓回来。其他人,回城。”
弗拉基米尔简单命令到。他脸上没有一丝胜利的喜悦,当初接到女王的命令时,便不想执行,碍于自己的身份,不得不领命。而现在,这糟糕的差事终于结束了。
……
冰冷的基斯里夫城,班达加皇宫。宽阔的宫廷走廊内回荡着老将军急促的脚步声。
当他推开沉重的石门时,这个王国的最高统治者——北境大领主罗德已经坐在大殿中央了。
他看上去依旧如此朴素,没有象征王权的王冠,也没有华丽的宝石权杖,甚至浑身上下没有看到一点贵金属的装饰。他就那样平静的坐在那里,深邃的眼睛里流露着智慧的光辉。
然而,弗拉基米尔却怀疑这种智慧。他曾经是北境之王,现在仍然是,他的地位是用无数人的鲜血和尸骨搭建而来的,如今,依旧要用更多人的鲜血和尸骨去稳固。
弗拉基米尔没有卸下铠甲,而是大步向前,走向这个昔日的战友,同僚。他们曾经是对手,而后是朋友,战友,而现在,弗拉基米尔却怀疑自己是否要再一次对他站在对立面。
“第五兵团胜利了。”
弗拉基米尔冰冷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中。微弱的阳光从落地大窗户投射进来,笼罩在他身上,却让他的脸色看起来更加苍白。
“很好,任务圆满完成。”
罗德冷冷的回应着。他在观察着台下之人的一举一动,包括他的神情动作。
“把战俘全部流放在石锤镇,那里的采石场需要人手。”
罗德继续说到。
“大领主,尊敬的基斯里夫护国公,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
弗拉基米尔走近了一步,目光坚定,看上去不可动摇。
“问吧。我听着。”
罗德坐在冰冷的石椅上,一脸平静。事实上,弗拉基米尔会有今天的表现自己早已猜到。之所以还派他去执行任务,目的就是为了要给他上一课。若是可用之人,必须让他与你志同道合,否则,能力再强,也无用。
“恕我直言,大领主,我的朋友。”
弗拉基米尔盯着罗德,说到——
“我们胜利了,然而,我对这场胜利一点都不感到骄傲,相反的,我很悲伤。那些叛军,那些所谓的暴徒。不过都是一些饥寒交迫的农民。是谁,是什么,将他们逼到那样的境地,逼成草寇,盗匪。我想,你比我更清楚。“
“你是怎么和大领主说话的?!”
弗拉基米尔话音刚落,罗德身边的禁卫大队长维吉尔便开口怒吼了起来。
而罗德只是招了招手,示意维吉尔先行退下。他有话要和弗拉基米尔单独谈谈。
尽管不放心,但是维吉尔还是领命,带着禁卫军离开了宫殿,只留下罗德和弗拉基米尔大公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