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ptt-1159、不祥的預感鑒賞

Home / 都市小說 /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ptt-1159、不祥的預感鑒賞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刘老师,就是他们几个要找你。”保安大叔指着顾晨几人说。
刘敏左右打量着顾晨几人,随后低头思索,问顾晨:“我好像不认识你们吧?”
“那你还认识你同学张天健吗?”卢薇薇凑过来说。
“张天健?”闻言卢薇薇说辞,刘敏秀眉一挑:“当然认识了,他是我同学,不过我们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了。”
“那你应该还记得10年前的圣诞节发送的定时邮件吧?”顾晨又问。
“10年前的圣诞邮件?”刘敏险些没反应过来,可在短暂的沉思几秒后,他这才恍然大悟。
看着面前的顾晨几人,刘敏顿时有些尴尬。
首先是因为不认识几人而尴尬。
其次是因为那封10年前发送的定时圣诞邮件,只有自己跟张天健知道。
可现在顾晨几人带着邮件的事情来找自己,想必也是张天健告诉几人。
这样一想,刘敏倒是为当年那封幼稚的圣诞邮件赶到尴尬。
“你……你们是张天健的朋友?”刘敏弱弱的问。
顾晨笑道:“没错,你跟张天健应该有10年没见了吧?正好昨天碰见张天健,他跟我提起了这件事情,想让我帮忙找你。”
“毕竟你也知道,你们钢丝厂家属区早已经改造过,张天健根本找不到你人。”
“是呀,毕业后我就在蓝山市工作,也只有过年会回家,他当然找不到我了。”
刘敏这么一说,可忽然又感觉哪里不对,顿时赶紧问道:“可是,张天健都找不到我,你们是怎么找到的?”
“小区里一个人说的,我们正好跟系统里一些人认识,于是就打听了一下,没想到还真就知道你在这。”王警官也是随便敷衍。
但刘敏并不怀疑,只是捂嘴笑道:“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他还能因为那封邮件来找我,这个傻瓜,现在也不知道混得怎样了?”
“他很好。”见刘敏迫切想知道张天健的目前情况,顾晨直接解释道:“他现在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消防队员。”
“他当消防员了?”听到这个回答,刘敏先是一惊,不过很快又缓过神来:“他那人喜欢运动,感觉不是当运动员,体育老师,应该就是当警察消防员之类的,没想到还真是消防员。”
抬头瞥了眼顾晨,刘敏又问:“那你们这次过来找我,张天健为什么不过来?他是想见我?”
“那是当然的。”见刘敏似乎有些迟疑,卢薇薇解释道:“我们只是来这里出差,顺道过来找你。”
“因为那天我们刚好是在钢丝厂家属区碰见他,他跟我们提起这事,如果能找到你,见一面当然是最好的。”
“我看不必了。”卢薇薇话音未落,刘敏忽然却改变了态度。
“不……不必了?”卢薇薇有些迟疑,忙问道:“你的意思是……不想见他?”
“对,不见了。”刘敏哽咽了一下,笑笑说道:“过去大家都不懂事,感觉彼此都是要走进婚姻殿堂的人,可现实哪有那么美好,反正,就让张天健存在我的记忆里吧。”
幽幽的叹了口气,刘敏又道:“还要麻烦你们帮我给他带句话,祝他生活幸福,就不用再为10年前发送的那封邮件纠结了,就当是小孩子过家家。”
“这……”
卢薇薇迟疑的看了眼身边的顾晨,又问:“可是,你们好歹也是老同学了,而且见一面也不影响你现在的生活吧?”
“当然不影响了。”刘敏吸了吸鼻子,也是淡笑着说道:“如果想见你,翻山越岭都会过来,如果不想见,那两个人一辈子都可能不再相见。”
瞥了眼身后的教室,刘敏笑笑说道:“如果没什么事,我要去上班了,替我向张天健问好。”
“等一下。”顾晨忽然叫住了刘敏,见缝插针的问:“你是一个人住在蓝山市吗?是租住在这?还是准备在这定居?”
“我哪买的起房子啊?在蓝山市这边读的幼教专业,毕业后就在这里找了份工作,家里嘛……只有我爸,老妈10年前去世了。”
“原来是这样?”顾晨默默点头,也是关心着问道:“那你爸现在是在蓝山市工作,还是退休在这照顾你?”
“呵呵,你好像对我爸很关心啊?”刘敏摇头笑笑,也是不由分说道:“我也不知道他算不算退休?这几年在蓝山市跟人捣鼓收藏,具体做什么,我也不是太清楚。”
“不过我们两父女能在这里相依为命,我已经很满足了,将来或许会在这里定居,又或者回江南市,毕竟家里还有房子。”
“也是哦。”卢薇薇看着幼儿园的彩色建筑,淡笑着说道:“我们正好也在这里出差,有空来你这转转,找你一起吃吃饭。”
“那当然可以啊,我给你们一个联系方式吧。”见大家是来这里出差,又是帮张天健找人。
不请对方吃个饭什么的,似乎也过意不去。
于是刘敏掏出手机,问卢薇薇:“你电话多少?我记一下,晚上下班,如果有空,可以一起出来吃个饭什么的。”
凌听馨的声音 怅然若昕
“好,我的号码是……”
两个人在幼儿园门口,相互交换了联系方式,刘敏这才跟大家寒暄几句,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
而顾晨几人在来到幼儿园外围的一处角落,相互商量着接下来的对应策略。
“顾师弟,我觉得现在应该联系一下蓝山市这边的同事,看看能不能利用他们的资源,帮我们追踪到刘远。”
“我看行。”顾晨迟疑了片刻,又道:“何师兄那边联系的如何?”
“我问问。”王警官掏出手机,开始靠在墙角拨通电话。
片刻之后,王警官挂断电话说:“何俊超说,那边会派人跟我们对接工作,应该很快会联系我们。”
“那样最好。”顾晨低头沉思了片刻,看着幼儿园里,正在跟小朋友们做早操的刘敏,也是不由感慨道:“不知道刘敏刚才那些话,算不算跟张天健拒绝相见的意思?”
“当然不是啦。”见顾晨没听懂刘敏的言下之意,卢薇薇赶紧解释说:“刘敏的意思很明确,张天健想见他,自然会来蓝山市找他。”
“毕竟10年未见,而且当初两人还是憧憬未来结婚的,可现在10年时间,虽然不知道这10年内,两人都经历过什么,但是10年不联系,再相见,难免会很尴尬,也许当初就是开玩笑而已。”
“是呀。”听闻卢薇薇说辞,袁莎莎也站出来道:“万一当初刘敏说出那些话时,是真喜欢张天健,而张天健当开玩笑怎么办?”
“现在突然要见面,刘敏也不清楚张天健那边什么情况,万一张天健已经有了女朋友,那再相见,岂不是很尴尬?”
“而且刘敏也并没有告诉我们,她在这里有没有交往的男友,万一有,那见面之后,岂不是又很尴尬。”
“哎呦,搞这么复杂干什么?”见卢薇薇和袁莎莎开始分析二人的关系,有些不耐烦的王警官道:
“要我说,其实根本就没这么复杂,是刘敏她自己想多了。”
“就比如说张天健吧,作为老同学,当年关系还不错,10年都未曾见过,当年却许下誓言,还发送了10年后接收的邮件,可见两人当初只是沉寂在学生时代的浪漫。”
“可要真的10年后相见,指不定大家见面之后,还真有可能没话题说。”
“老王。”见王警官在这吐槽,卢薇薇也是调侃着道:“我看你就是不懂,刚才刘敏为什么要跟我互留联系方式?你以为只是跟我们吃顿饭?我告诉你,不是。”
“不是?不是跟我们吃顿饭的意思,那是什么意思?”王警官表示不懂。
可就在卢薇薇还未开口时,顾晨直接道明缘由:“她刘敏醉翁之意不在酒,之所以留下卢师姐的联系方式,是想经过卢师姐的手,帮她传递给张天健,好让张天健知道她的联系方式,进而来这找她。”
“对嘛,连顾师弟都知道的道理,你老王怎么不懂?”卢薇薇不由嫌弃的摇摇脑袋,也是吐槽着说:“真不知道嫂子当初是怎么被你拿下的?”
“原来是这样啊?”搞清楚情况的王警官,顿时尴尬的笑笑,挠着后脑吐槽说:“你看你们女人,就是这么麻烦,有什么事情不能摊开说吗?非要绕这么多弯,这要是情商不高的,还真不知道什么意思。”
“呵呵,终于承认自己情商不高了?”听闻王警官这么一说,抓住漏洞小尾巴的卢薇薇,顿时不由调侃着说。
王警官瞥她一眼:“可我也没说我情商低啊?”
也就在几人相互调侃之际,一通电话忽然打到了顾晨的手机。
顾晨掏出手机一瞧,来电显示为蓝山市号码,于是直接划开接听键:“您好。”
“您好,请问是江南市芙蓉分局刑侦队的顾队长吗?”电话那头,传来一名年轻男子的声音。
顾晨嗯道:“没错我是顾晨,请问你是?”
“我是南城分局的赵赫,负责跟你们对接工作的,你们现在在哪?”赵赫问。
顾晨淡笑着说:“你好赵赫,我们现在在‘快乐宝贝’幼儿园这边。”
“那好,我开车过来接你们。”
“不用,你说个地方,我直接去找你。”顾晨怕在幼儿园附近被刘敏看见,直接给出意见道。
赵赫犹豫了一下,又道:“那行吧,我在市民广场南侧等你。”
“可以,我现在去找你。”
跟赵赫短暂的沟通后,顾晨挂断电话,道:“我们现在去市民广场南侧跟赵赫汇合。”
……
……
回到车上,顾晨根据导航指引,直接开到了指定地点。
此时此刻,一辆警车就停在附近,顾晨这才舒上一口气。
好在是赵赫没把警车开到幼儿园附近,否则就给暴露了。
顾晨将车停在他面前。
察觉到顾晨几人的赵赫,立马下车,见几人主动走向自己时,赵赫这才问道:“你们是江南市芙蓉分局的?”
“没错。”卢薇薇默默点头:“我们都是芙蓉分局刑侦队的。”
赵赫瞥了眼王警官,这才笑孜孜的走上前,一把握住王警官的右手,主动寒暄起来:“顾队你好,我们分局领导也是一早接到的通知,说你们要来蓝山市办案,希望我们这边的兄弟单位协助一下。”
“只是没想到,你们出发这么早?那边领导电话才刚打给我,我一联系,你们就已经在蓝山市,这办事效率也没谁了?”
被误认为是顾晨的王警官,见赵赫如此热情,一时间有些小尴尬。
他瞥了眼身边的顾晨,再看向赵赫,这才主动解释道:“你认错人了,我是芙蓉分局刑侦队的老王,这才是顾晨。”
“什么?他才是顾晨?”瞥了眼跟自己年龄相仿的顾晨,再看看面前握手的王警官。
赵赫突然笑笑说道:“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年轻的刑侦队队长,原来我是孤陋寡闻,那如果他是顾队,那您的职位应该是……”
想着顾晨年纪轻轻就已经是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那站在自己面前,明显要年长的王警官,想必也是个大领导。
可赵赫如此一想,突然又有些犯难。
毕竟上头领导只说对接刑侦队。
还不等赵赫思考,王警官则直接笑道:“我是顾晨的副手,刑侦队副队长老王。”
“您是副队长?他是队长?”赵赫有点懵。
顾晨怎么看都像个稚嫩少年。
而王警官显然像个经验老道的老同志了。
可老同志给新同志当副手,这是什么鬼?至少赵赫有些看不懂。
卢薇薇也是淡笑着说道:“你就不用纠结这些了吧?”
“哦哦。”感觉自己有些失态,赵赫赶紧道歉说:“请原谅我没见识,那么我就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赵赫,是南城分局刑侦队的,是我们吴队长让我过来接你们,负责跟你们对接工作的。”
“以后你们在蓝山市这边有任何需要配合的地方,都可以找我。”
“我现在就有一件事情,需要你们南城分局配合一下。”
这边赵赫话音刚落,顾晨便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赵赫有点迷,自己也就客气一下,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任务。
原本也是来对接工作的,赵赫非常欣赏顾晨的坦诚,至少有事情,从不藏着掖着。
“那行。”赵赫默默点头,问顾晨:“顾队长有什么需要协助的,尽管说,我能办到的一定全力以赴。”
顾晨掏出手机,将刘远的照片拿给赵赫看:“这个人叫刘远,当初在江南市犯案多起,被称为飞贼刘,一直以挑衅警方为乐趣,每次偷盗作案之后,都会在现场留下‘刘’字草书。”
“所以我们这次根据线索,一直追查到蓝山市,而且就住在勤奋小区。”
“而就在我们刚刚赶到勤奋小区的15分钟前,他刚离开过小区,所以现在,我们想利用南城分局的资源,帮我们追踪一下这个刘远。”
“就这?”感觉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赵赫爽快的答应道:“那行,我现在就联系同事,让他们帮你们找找看。”
掏出手机,在保存了顾晨提供的刘远照片后,赵赫将信息发送给同事,准备让同事寻找出刘远的下落。
随后赵赫看着顾晨道:“顾队长,你安排的事情我们已经在落实,需要再等等,要不,我们回南城分局去坐坐?”
“不必了。”顾晨并没有爽快答应,只是淡笑着回道:“我们就在这里等等,一等到消息,我们立刻去抓人。”
“行,就听你的。”感觉自己是拧不过顾晨,赵赫只能勉强应道。
随后赵赫跑去附近的便利店,给几人买水。
也就在顾晨与同事们简单交流的同时,赵赫一直盯着顾晨,仔细观察着这位年龄相仿,但职位却远高于自己的顾晨,心中不免有些羡慕。
要知道,这么年轻就能当上芙蓉分局的刑侦队队长,可见领导对顾晨的信任,那是远超一般人。
而老同志王警官却成了顾晨的副手,光这点来说,值得深思。
至少赵赫认为,这顾晨想必也有让人敬佩的能力。
也就在赵赫浮想联翩时,一通电话打了进来,是自己南城分局的同事小刘。
“小刘,让你找的人找到了吗?怎么拖这么久时间?”赵赫有些抱怨这个年轻见习警。
主要是在顾晨面前有些自卑,索性在见习警面前找点存在感。
“赵师兄,你别急啊。”刘志文嘿嘿一笑,主动解释道:“人呢,我是已经找到了,你们是现在去抓人还是怎样?”
崛起之第二帝国 削嘤枪
“先别说这些,抓不抓人看他们江南市警方的意思,你现在告诉我,那个刘远在哪?”
“在参加一场宴会呢。”刘志文说。
“宴会?什么宴会?”赵赫表示很好奇。
刘志文直接道:“一个什么奢侈品展销会,你忘记今天我们蓝山市有个这样的展销会吗?今天一早,吴队长他们还过去来着。”
“奢侈品展销会?”
联想到“奢侈品”一词,又想到“飞贼刘”的名头,刘志文心里咯噔一下,总感觉有种不祥的预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