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第五界點笔趣-第一千零七十章閲讀

Home / 其他小說 /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第五界點笔趣-第一千零七十章閲讀

第五界點
小說推薦第五界點第五界点
不面对启示录圣兽,他们都会留在这里…这一点哪怕是瑟杰克斯不说,王权也清楚。令他没有想到的只是瑟杰克斯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而已。
不过转念一想倒也是,再怎么说他是将对方的妹妹这一株大白菜给拱了,于情于理为了自己的妹妹还有妹夫,亲自出来一趟倒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王权依旧残留着的疑惑并没有开口,身边瑟杰克斯身上的气焰正在不停地攀升,那并不是普通的气焰,上面夹杂着的毁灭气息让人感觉到有一些寒冷。无论是瑟杰克斯亦或者是莉雅丝,两个人都遗传了巴力家的毁灭魔力,原本王权倒没有感觉这毁灭魔力有多么强力。
莉雅丝在使用的时候,多半也是比较浪费时间,攻击威力的确是对标了,可破绽实在是太多了。瑟杰克斯的毁灭特质和莉雅丝完全不一样,他并没有像是莉雅丝一样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进行准备,甚至他身上的气息都沾染上毁灭魔力。
瑟杰克斯身上的气焰依旧是在不停地上涨,已经快要和王权最强姿态时候的气焰持平…完全实力的他应该是没有任何悬念要强于王权。
结界之中,充斥着毁灭气息的气焰凝聚成为一个人的模样,单纯只是在这毁灭气焰的威压之下,王权都能够感觉到瑟杰克斯究竟能够有多强。
这就是现任的超越者,和李泽维姆那个偏向于取巧的超越者不一样,是真正意义上具有超越者实力的魔王路西法。
“这就是莉雅丝·吉蒙里的哥哥,恶魔之中的异常者、超越者…看起来倒像是一个怪物一样。”
即便是德莱格看见也对瑟杰克斯身上散发出来的气焰感觉到惊叹。
“呵呵呵,我觉得你所达成的变化也已经相当异常了,德莱格?”瑟杰克斯对于德莱格评价也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他将视线落在王权的身上。
圣道独尊 骜震天
“怎么样?能够正常行动吗?”
“勉强身上的伤口算是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王权支起了自己的身体,一股虚弱感涌上,一个踉跄,王权差一点没有站稳。他苦笑着继续说道。
“如你所见,我的身体已经快要不听话了。”
“这还真的是麻烦的情况…”瑟杰克斯对此也感觉到有一些无奈地苦笑,但他也没有打算强求王权进行战斗。
“那…”
瑟杰克斯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的声音就停滞了,因为在他亦或者是他们的耳边再一次响起了另外一个声音,听起来十分悦耳,不过却又带上了丝丝讽刺意思的声音。
“恶魔还真的是过分,竟然让小玉的夫君大人奉献到这种程度。”
会以小玉作为自称的人,并没有多少人,或者说只有玉藻前一个人。瑟杰克斯与王权两个人同时看向了声音传来的地方。
那的确是玉藻前所发表的言论,出现在王权还有瑟杰克斯面前的玉藻前和之前似乎有一些不一样。身上穿着的衣物并非是那一套漏腋短裙,而是一身看起来雍容华贵就像是贵妇人穿着的衣物,头上带着十分华丽的头饰,上面饰有凤凰样的珠宝。
那应该是凤冠,在天朝古代历史上是皇帝后妃的冠饰,这种头饰应该是在受册还有一些重要场合才会带着的饰品。而这一切都不是重点,为什么玉藻前的头上会有凤冠的存在?
“夫君大人是吃醋了吗?”玉藻前在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出现在了王权的身前,她伸出手轻轻摩擦着王权的脸颊,脸上露出盈盈笑意,其中王权也能够看见她脸上心疼的表情。
“小玉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模样?”
看着从自己前面抱住自己的玉藻前,他有一些奇怪的询问。他总感觉现在的玉藻前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圣洁…是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形态。
“这件事情不重要,夫君大人请你闭上眼睛~”玉藻前轻轻一笑随即又摇了摇头。
往也顺从的闭上了自己眼睛,他并没有提防玉藻前的必要,而他也相信玉藻前肯定不会对他有害。
就在王权闭上眼睛的那一刻,王权感受到有一股突兀的力量涌进了王权的身体之中。那并非是什么横冲直撞的攻击,而是令人感觉到有一些温暖的力量。他也没有抵抗,他能够感觉到这一股力量能够弥补现在他体内亏空的力量。
玉藻前看着全心全意吸收力量的王权,她也柔声的开口说道。
“夫君大人好好吸收这一些力量吧,小玉会好好守护好你的。”
“咳咳…刚刚你给予权的力量,应该是来自于人类的信仰吧。这应该是属于神的东西吧…”这个时候瑟杰克斯神色有一些奇怪的看向身边的玉藻前,他也完全弄不清楚玉藻前到底想要弄什么东西出来。
“不愧是冥界的魔王大人,这的确是信仰没有错。”玉藻前站在王权的面前,看起来她似乎也不对这一位魔王陛下抱有信任。
“接下来的事情和路西法陛下没有任何的关系,而且你的对手是那边那一位吧?我看他已经等不急咯。”
玉藻前所指的自然也就是化为人形的启示录圣兽,他正在无差别的释放着自己的恶意。并没有针对任何一个人之分。
“吼!”
启示录圣兽的核心并没有像是人类一样学会说话,能够以人类姿态进行行动,想来也是他现在所能学习的极限了。
在吼叫声之中,启示录圣兽张开了自己的翅膀,那并非是恶魔的翅膀,也并非是天使亦或者是堕天使应该有的翅膀。在它的背上长出了三双翅膀,分别是蝙蝠翅膀、鸟类的翅膀以及龙的翅膀。
看着战意高昂的启示录圣兽,瑟杰克斯再一次苦笑着看了自己身后的玉藻前。
“你真的不打算帮一下忙吗?玉藻前小姐,亦或者是说…天照大御神大人?”
“它你应该可以自己处理掉的,我也没有必要出手帮忙…”玉藻前看了一眼瑟杰克斯,随即又垂下了眼帘,一股寒意从瑟杰克斯的脚上涌起。
咔嚓…被冻结成为了冰块的人并非是瑟杰克斯,而是趁着刚刚分神时候想要偷袭的启示录圣兽。
“我不想听见人用那种称呼来称呼我。”
看着化为冰块的启示录圣兽在自己面前碎裂,瑟杰克斯也露出了些许无奈地表情。
至于启示录圣兽,它这是直接被玉藻前给击杀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在他们的视线之中,那个被冻成冰块并且被粉碎的启示录圣兽再一次进行了重组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还真的是缠人的家伙…”
瑟杰克斯随手搓出了两个魔力球,那里面蕴含着的威力每一击都相当于莉雅丝用尽全力的威力水准。他既可以不浪费任何的时间,又可以将这种攻击凝聚成一个看起来篮球大小的攻击。
启示录圣兽也在措不及防的时候正好受到了瑟杰克斯的攻击,导致它刚刚重组的身体再一次受到了致命损害。可这却依旧没有结束,它的身体竟是在下一刻又一次恢复了原样,见到这一幕的瑟杰克斯脸上终于出现了些许凝重。
他并没有感觉到意外,这可是传说之中的魔物。如果真的有那么容易就被抹消掉的话,神又为什么大张旗鼓也只能够做到将它封印而并不是击杀。
这边启示录圣兽以及瑟杰克斯之间的战斗一触即发,另外一边玉藻前分神看了一下瑟杰克斯那边的状况,然后又把所有的注意力灌注在王权的身上。
现在王权的身上闪烁着的是圣洁白色之光,那是人类的信仰,仅仅只是依靠这一些信仰就能够培育出一个不弱的神明。
不过一般来说信仰之力可并没有办法被一般的人类吸收,吸收着想要吸收信仰的力量,就必须要构筑相对应的神祗、以原本的状况来说,王权是没有资格去吸收信仰之力的,可玉藻前却是布了一个很大的局,并且是基于这一场战斗的。
玉藻前想要做的实际上也就是造神,人为创造一位神话之中的人物。而这个人选,自然也就是王权,她做了这么多无非也是为了王权而已。先前那一些景象,像是一般人类是基本上看不见的,通过玉藻前的手段,王权一个人抵抗在启示录圣兽面前的影像已经被广为流传。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启示录圣兽的出现已经可以说得上是对人类的灭顶之灾,在这个时候出现的人会是什么人?无非也就是英雄…可当这个英雄拥有了超乎人类想象之外的力量以及能力,那么这个英雄将会成为什么人?
答案有很多,像是外星人之类的…可抛弃所有的因素,最能够令人感觉到信服的身份,大概也就只有神这一个身份了。
玉藻前亲力亲为去收集信仰力,这几天她在伏见稻荷大社那边也就是为了这一件事情。可她这并不是给自己使用,而全部供给给了王权,甚至还搞出了造神这一幕…她是真的想要将王权打造成为神祗吗?
答案是肯定的,玉藻前想要让王权成为神祗,或者说是这个世界的神祗。这样他会和这个世界捆绑在一起,哪怕原本的世界不会去了,也没有任何的问题。
眼看着自己的计划就要成功,信仰力也正在慢慢改造着王权的身体,玉藻前也露出了喜悦的表情,可这样的表情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彻底凝固住了。
“我倒是没有想到你是想要通过造神,来将他彻底绑在这个世界里面吗?”
那是令她感觉到十分熟悉的声音,声音的主人也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玉藻前的身侧,王权的身前。
“做这一切都不事先和他商量一下,这样可是会让他感觉到讨厌的吧?”
声音并非是通过声带振动产生的,而是在她的脑海里面产生一个既定印象声音。
“如果告诉了权,他多半是不会接受的吧。”玉藻前叹了口气,紧接着她的视线开始变的危险了起来,语气也开始变的十分冰冷。
“你是想要阻拦我吗…齐木楠雄?”
这个突兀出现的人也正是齐木楠雄,他的脸上一如既往没有任何的表情,就连语气都并没有和王权交流时候的丰富。从头到尾都只会给人一种和机器人在交流的感觉。
“阻止?我可没有说我要阻止。我到现在都没有任何一个行动,如果我要阻止的话,你认为你能够进来这个领域吗?”
齐木楠雄的话也瞬间让玉藻前的脸色发生了变化,她有一些僵硬的看着齐木楠雄说道。
“什么意思?”
“不要误会,他的本源是想要让自己变强,能够守护住一切他可以守护的东西。成为神这个道路也的确是适合他,不需要经过太多的锻炼,并且能够在短时间内就获得极为强大的增强。对于权来说,这的确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我也没有阻止的必要。”
齐木楠雄看着依旧紧闭着眼睛的王权,他身上泛着的白光已经渐渐开始消失了下去。
“这一份力量的确是难能可贵,不过…只是空有力量,不能够守护他想要守护的人,他会变成什么模样?对你又会变成什么态度?”齐木楠雄的声音如同恶魔低语一样从玉藻前的脑海里面浮现,这一个瞬间她的脑海里面也出现了王权对于她生气的态度。
“即便如此,他能够安稳继续生活下去,就已经足够了。”
说出这一句话的玉藻前脸色有一些惨白色,显然她自己也是不想要接受这样的结局。
“好像你对我的企划有什么认知错误?”
而在这一番试探之中,齐木楠雄也似乎是读取到了玉藻前思想的误区。
“你认为他成为另外一个意识会彻底被我同化,亦或者是直接丧失了生命吗?”
“为了让世界进入末法时代,又不能够一口气将所有的超自然势力给处理干净,你不是打算以献祭权形成里世界让那一些超自然势力在那里面安居下来吗?”
“这的确是我的打算没有错,不过这里面倒是有一点误区…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牺牲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