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愛下-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趙強想退婚?相伴

Home / 其他小說 /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愛下-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趙強想退婚?相伴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慕容复带着一个女人,悄无声息的潜进七王府,很快找到七王爷的书房所在。
好巧不巧的是,他刚靠近书房,咯吱一声,房门打开了,他急忙拉着韩姬飞身后退,顷刻间退到阴影中。
门口站着一个人,正是七王爷。
他似乎察觉到什么,凌厉的目光四下扫视,半晌他招了招手,院中一座假山下突然窜出一道黑影,闪身来到七王爷身前,“王爷有什么吩咐?”
七王爷瞥了黑衣人一眼,询问道,“刚才是不是有人来过?”
“没有啊,”黑衣人一愣,随即笃定道,“王爷,您的书房周围一共埋伏着三十五名弟兄,别说人了,就是一只蚊子飞进来也逃不过我们的眼睛!”
七王爷点点头,沉吟半晌,“派几个人在四周巡视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这……”那黑衣人迟疑了下,“王爷,有这个必要吗?”
“多嘴,照我的话去做。”
“是。”
暗处慕容复脸上闪过一丝讶然,他当然知道书房周围布满了明哨暗哨,只不过他没想到七王爷会如此小心谨慎,一点点风吹草动就引起他的警觉,这气氛有点不大对啊。
黑衣人应了一声后,马上朝某个方向招了招手,七八道黑影跳了出来,黑衣人说道,“你们四个,自东向西,你们三个加上我,自东向西,仔细搜查!”
韩姬小鸟依人的靠在慕容复身边,见此情形不禁有些害怕,紧紧环着慕容复的腰,浑身微微颤抖。
慕容复抚了抚她的背心,传音道,“别怕,这些人发现不了我们。”
虽然黑衣人动作很麻利,且行事老练,专挑那些阴暗角落查看,可慕容复轻功极高,又岂会让他们发现。
一顿搜查后,黑衣人回到七王爷身前,“启禀王爷,什么也没发现。”
“嗯,”七王爷微微点头,挥了挥手,“你们回去吧,有劳诸位了。”
“不敢。”
黑衣人回到原来的岗位,七王爷捻了捻胡须,也回了屋子,将房门锁死。
慕容复正要有所动作,忽然咯吱一声,窗户打开了,一只白鸽飞了出来。
慕容复目光微闪,化作一道轻烟来到院外,避开众多耳目,伸手一招,天上的白鸽扑腾几下,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
韩姬怔怔望着这一幕,“你……你是神仙吗?”
慕容复一手接住白鸽,口中笑道,“神仙能有我这么快活?”
说着将白鸽脚上的竹筒摘下,然后扯出一张纸条。
韩姬见此闭嘴不言,并将头转向一边。
慕容复打开纸条,只见上面写道:五日后以贺婚为由,众军入城,内外并举。
“五日后?贺婚?”慕容复看完后脸色微疑,随即恍然,“原来如此。”
韩姬虽然好奇,却没有多问。
慕容复思绪片刻,将纸条原封不动的放回竹筒中,而后挂回鸽子脚上,放飞白鸽。
关于白鸽的去向,他不用想也能猜到,多半就是那忽必烈。
“呵呵,汝阳王为了阻止两家联合,不惜把女儿下嫁,恐怕他做梦也没想到,七王爷的决心会如此坚定吧。”慕容复轻笑着自语道。
韩姬不明所以,“公子,你在跟我说话吗?”
“没什么,”慕容复摇摇头,目光闪烁不定,七王爷和忽必烈定下的计策很明显,借赵敏和扎牙笃大婚之日部将入城祝贺,而后发动攻击夺取城门,放忽必烈大军进城,以武力夺取皇位。
“看来忽必烈不是傻子,早已察觉到铁木真的心思,也知道再拖下去只会对他不利,准备孤注一掷了,就是不知道铁木真那边是否有所察觉,又会如何应对,关键是我能捞到什么……”
想了半天慕容复也没什么头绪,却在这时,韩姬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袖。
慕容复回过神来,扭头望去,只见几个仆役打着灯笼,簇拥着一个身穿锦袍的青年走过来,这人他并不陌生,正是在西夏有过一面之缘的小王爷赵强,也就是七王爷的儿子扎牙笃。
都说情敌见面,分外眼红,本来这个赵强还算不上他的情敌,但赵敏将于五日后与他成婚,这份量一下就足了,慕容复双眼泛起一阵红光。
眼看赵强的距离越来越近,慕容复脸上杀意渐浓,旁边韩姬打了个寒颤,用力扯了扯他的衣袖。
慕容复眼中红光敛去,脸色恢复平静,略一沉吟,搂着韩姬抽身后退。
“什么人!”七王爷院门处的卫士出声喝道。
“是我,扎牙笃。”
“原来是小王爷,请进。”
赵强进去后,韩姬松了口气,嚅嗫半晌,低声问道,“你想杀他?”
“不错。”
“为什么?”
“他要娶我的女人。”
“娶你的女人……”韩姬一怔,忽的脸色大变,“敏敏?她是你的女人?”
“是啊。”慕容复没有半点隐瞒的意思。
韩姬咬着薄唇,脸色苍白无血,眼角泪光闪烁。
天罚异世
慕容复回头瞥了一眼,心下一软,“你应该早就知道的,敏敏是我的女人,你要是接受不了,我……”
“你就送我回去是吗?”韩姬接口把他后面的话说了出来,忽然鼻子一酸,泪珠止不住的往下掉,“我就那么可有可无吗?”
慕容复沉默了下,展颜笑道,“你想到哪去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说过的,我离开王府就没有回头路了,现在我一无所有,如果你抛弃我,我便只有一死。”韩姬决绝道。
“好了好了,”慕容复无奈,好生安慰道,“看你说的,越来越严重了,谁说我要抛下你,我刚才是想说,如果你接受不了敏敏,我可以先送你去另一个地方,不让你跟她碰面。”
韩姬心中仍有些酸涩,但这种事她不是第一次经历了,自从嫁进汝阳王府,王保保就没少出去找女人,这些年过去,她早已看开了许多。
默然片刻,她细声说道,“只要你不抛弃我,我不在乎别的。”
“放心,不会的。”慕容复承诺一句,忽的伸嘴过去,在她香腮上亲了一口,“你这么漂亮的女人,我恨不得永远带在身边,怎会抛弃你。”
韩姬身子一颤,一股异样升腾而起,心里的委屈幽怨顿时烟消云散,她本来就是一个容易满足的女人,也是一个渴望被人爱,被人疼的女人,只要慕容复稍微对她好一点,其他的她都可以不在乎。
慕容复幽香在怀,又见她羞涩情动,不禁有些心猿意马,心想,要不在这来一发?
“算了,还是正事要紧。”慕容复想起赵敏,马上压下这个念头。
运起清心静气诀平复心中绮念,慕容复抱着韩姬再次潜入院中,避过岗哨的耳目,来到书房外。
却听七王爷大声斥责道,“胡闹,这桩婚事是大汗亲口许下的,岂能说取消就取消!”
屋外慕容复听到这话不禁怔住了,赵强喜欢赵敏不是一天两天了,听七王爷的意思,他竟要取消婚事?
路神记
这时赵强说道,“父王,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哼,大汗金口玉言,你若想咱们家满门抄斩,尽可去跟大汗说。”
“这……”赵强迟疑了下,“有没有可能推迟大婚日期?”
七王爷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气恼道,“你怎么回事?此前是你三番五次求我去提亲,我费尽心机才让你如愿,现在你又说不想娶?”
“不,儿臣……儿臣不是不想娶,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我去见过敏敏了,她变了一个人,变得好可怜,儿臣是怕……怕……”
“怕她寻死?”
慕容复捅开窗户纸朝里面望去,只见赵强低头站在七王爷面前。
此时七王爷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气急败坏的指着赵强,“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父王……”
“你给我闭嘴,一个女人你都对付不了,优柔寡断,妇人之仁,简直就是个废物,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子,真是气死我了!”
“儿臣没用,让父王失望了。”
七王爷见儿子低眉顺眼,神情黯淡,不禁语气一软,“算了,你这性子我看一辈子也改不掉了,都怪我,是我娶了你母后。”
赵强一愣,“跟母后有什么关系?”
“哼,如果不是因为娶了她,我的儿子又怎会随了她的性子!”七王爷没好气道。
这话一出,屋外慕容复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儿子不成器,老子怪自己没娶好,实在挑不出毛病。
赵强嘴角抽搐了一下,“父王,都是儿臣不好,不关母后的事。”
“行了行了,知道你跟你母后关系极好,用不着替她掩护。”七王爷脸色微缓,笑骂道。
这个儿子虽然有些不如人意,但孝顺是没得说,而且也是他唯一的骨血,怎能不疼,不过婚事是不可能取消的,目光闪了闪,他好言道,“你啊,敏敏现在不喜欢你是因为她性子要强,对别人摆布她的婚姻有所抗拒,等成亲之后情况就不同了。”
来自阴间的快递 孙铭苑
赵强一愣,“有什么不同?”
七王爷白了他一眼,“成了亲,她就变成你的女人,性子会收敛许多,相处久了,她自然会爱上你。”
“真的?”
“这种事父王是过来人,怎会骗你?”七王爷似乎怕他不信,温和的笑了笑,“想当初,你母后还不是死活不肯嫁进咱们家,又哭又闹,寻死觅活,当时把你外公急白了头,现在怎么样?你母后对父王的感情,不用父王多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