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從殺豬開始修仙討論-第二百零二章 東海局勢,大霧封港

Home / 仙俠小說 /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從殺豬開始修仙討論-第二百零二章 東海局勢,大霧封港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太渊城,钦天监。
“竹兄竟得了雷剑!哈哈哈…好!”
有了神道网络,张奎自然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闻言喜不自禁,不过随即就眉头紧皱。
镇国神器可非同小可,神游境仗之可与大乘境抗衡,但却要以消耗生命力为代价。
本想着从那些海魔身上获得分担使用神器的方法,但没料这帮家伙太不经打。
也不知,海魔族什么时候会再来袭击?
没错,海魔族肆虐东海,连灵教都不想招惹,张奎可不认为自己能把人吓退。
他之所以大大方方坐镇太渊城,就是在等,等人找上门。无论海魔族,还是灵教,亦或其他什么乱七八糟势力…
夜,很静。
漆黑的院子里,唯有张奎屋中亮着灯,海风微凉,烛火飘摇。
泉州被陈家把持,这钦天监早已名存实亡,张奎直接住了进来,并且打发走了闲人。
因为随时可能会有邪祟,张奎索性不再修炼,一边喝酒,一边看着海上升明月。
一阵阴风吹过,院子里忽然多了个白袍男子,神色懒散,恭敬拱手道:“灵教散人白朗拜见张真人。”
张奎斜眼一瞥,“上来说话。”
灵教先找来到不奇怪,张奎看着跳上来的白袍男,眼中幽光闪烁。
原来是只白狼…
白朗被张奎看得发毛,竭力保持笑脸,“距中秋尚有两日,张真人就出来赏月,真是好雅兴…”
张奎似笑非笑,“你有话直说,老张我不喜欢弯弯绕绕。”
“好吧…”
白朗神情变得肃穆,“张真人来泉州何事,为何要与我灵教为难,灭杀海蛇神?”
张奎眼色微冷,“灵教要养神异珠没问题,但作祟恐吓,活人生祭,绝不允许。”
白朗心中暗自松了口气,微笑道:“灵教神异珠一事由我统管,就依张真人所言。”
这么好说话?
张奎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白朗见状微微点头,“张真人和我教关系非浅,这点小事不值一提。”
关系非浅?
张奎顿时了悟,是仙道盟约中的另一人起了作用,看起来身份不简单。
不过他却懒得多问,中秋之夜过后,一切都会清楚。
白朗微微拱手,看样子准备离开,不过犹豫了一下,又意味深长地说道:
“张真人,请恕在下多嘴,我若是你,此刻就会早点离开。”
“哦,怎么说?”
张奎喝了口酒,淡然问道。
白朗呵呵一笑,“此事倒也不是什么秘密,你们人族虽有三山四洞五水府之说,但东海这片,局势相当复杂。”
“大体来说,有三股势力,除去我灵教不参与纷争,还有百眼魔君占据海眼,东海水府经略一方,双方争斗不休。”
“那海魔族从外海而来,投于百眼魔君麾下,正是四处征伐,意气风发之时,吃了这么大亏,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他说的没错!”
夜空中忽然响起个声音,随后一把古旧钢叉飞射而来,上面一团阴雾中,露出那海族蓝发少年的面孔。
却是神魂御器前来。
只见他的神色十分凝重,“海魔族族长黑齿烈大怒,如今正带着大军赶来。”
“那可是个大乘境高手,我求了游府主,他老人家说,若是你肯归于东海水府麾下,他就会替你当下此劫。”
张奎微微一笑,
“多谢了,张某自会应付。”
蓝发少年顿时脸色涨的通红,怒道:“我敬你勇猛,可你这人族真不知好歹,罢了,由你去死!”
说完,钢叉飞射而去。
白朗在一旁眼神微动,“张真人,可否要我通知那位大人?”
“不需要,肥虎,走!”
张奎理都没理,纵身一步正好坐到从院中跳起的肥虎身上,一路电光闪烁,很快到了码头。
因为他事先提醒过,所以码头早就空无一人。
张奎通幽术大开,双眼神光闪烁,立即察觉到一股惊人气息从深海而来,冰冷血腥,杀意毫不掩饰。
“痴货,待在这儿!”
张奎交代了一声后,剑光轰鸣闪烁,迎着那股气息消失在海面…
毕竟是大乘境敌人,未免受到波及,肥虎还是留在码头好。
白朗后脚就跟了过来,先是看了看地上肥虎,随后又望向漆黑海面,摇头道:“这张真人着实鲁莽,难不成还要挑战大乘境?”
“那是你孤陋寡闻!”
地上肥虎不屑地哼道:“我家道爷什么场面没见过,就连我也去石人冢逛了一圈,毫发无损。”
白朗乐了,
“你这虎妖修为一般,口气却不小。”
“呵呵,他可没吹牛…”
肥虎正要反驳,却忽然毛骨悚然,盯着忽然出现的一道人影。
白狼连忙单膝跪地,“白朗拜见山主。”
那道身影随意飘荡在空中,
“免礼,嗯…今晚瞧热闹的倒是不少,这张道友果然不一般…”
道友?
跪在地上的白朗头皮发麻,他本来就对张奎高看一眼,所以才礼貌上门,故意透了些消息。
现在看来,还是有些保守。
东海来了这么个凶神,怕是要掀起不小波澜。
远处,一座房屋顶端,三公主似有所感,往这边看了一眼,随后就继续盯着深海。
她一路被追杀,之所以跑到这里,绝非巧合,而是另有所图。
自从目睹了张奎发威后,三公主又多番打听,做了不少调查,心中已暗下决心。
就是不知对方能否逃过此劫…
而此刻在海洋深处,也有一艘贝壳粘合而成的宝船,内中霞光氤氲。
蓝发海族少年幸巽子在船头单膝跪地,“游府主,那人族不知天高地厚,但也算救了我一命,还望游府主出手。”
“且等等看…”
“是。”
…………
漆黑的海面波涛汹涌,月亮似乎显得特别大,撒下一片清辉,如梦似幻。
张奎浑身剑光缭绕,在空中盘膝而坐,心中不断琢磨。
东海的局势远超他想象。
海魔族的大乘境,他到不在意,那百眼魔君却叫人警惕。
就说这个名字很耳熟,原来探查将军墓时,那军师曾说过,要来东海赴百眼魔君的宴请。
能让那不知深浅的军师都那么在意,可见这百眼魔君非同凡俗。
看来金丹七转势在必行。
金丹七转已经开始改变凡体,要学会“乘风”“招云”二术,再加上前置的“借风”“布雾”,两个就四百二十点,还有金丹七转的二十七点,还差得远。
如今有二百五十点,却是可以先将“借风”“布雾”二术学满。
想到这儿,张奎没有犹豫,立刻快速消耗一百一十点,又升起两颗后,脑海中二十七颗星辰闪烁。
借风术(满级):五行术法,驱使狂风,如意自在。
布雾(满级):五行术法,可以在任何地方或时间下雾。
看似简单,远没有吐炎术强大,但其中却又不少门道。
比如借风术,借的可不只是普通风,还可以是阴风、罡风,火热之风。
而有了布雾术,则可以配合布阵术,形成大型迷阵。
而张奎之所以敢一人守卫太渊城,就是因为他现在可以摆下大阵,以逸待劳。
没有丝毫犹豫,陆离剑立刻出现在手中,随着张奎不断挥舞,海面上顿时狂风大作,紧接着雾气翻滚升腾,里面空间不断扭曲变化。
而张奎则这边封几道剑气,那边存几股红莲业火,伸手不见五指的迷雾阵内,顿时危机重重。
岸上那道身影看到后,面带惊喜,“想不到这张道友还是个阵法高手,不错不错,明年肯定能行…”
很快,整个港口就被雾气封锁,翻涌滚动,十分诡异…